首页 >服饰 >> 搭配秘籍 >> 正文

欧洲第一美人对性骚扰的态度彪悍

2019-03-26 02:46:21 | 来源: 搭配秘籍

前不久,75岁的凯瑟琳 德纳芙成为了人们谈论的焦点。她先是写公开信批判好莱坞的 MeToo女权运动,接着又对性骚扰风波中的受害者道歉。

前不久,75岁的凯瑟琳·德纳芙成为了人们谈论的焦点。她先是写公开信批判好莱坞的#MeToo女权运动,接着又对性骚扰风波中的受害者道歉。

这并不是德纳芙第一次公开发表对一些人事的见解,作为名副其实的影坛“意见领袖”,她指责过“大鼻子情圣”杰拉尔·德帕迪约为逃税脱离法国籍、出走俄罗斯的行为,也曾怼过苏菲·玛索,认为她对法国总统奥朗德的评价用词不当。

总之,上了年纪的德纳芙钟爱怼人,但纵观她的电影职业生涯,更彪悍的事儿还有一堆。

作者 | 大齿膏

首发 | 枪稿

比起这两年风光无限、老来少女的伊莎贝尔·于佩尔,影坛地位相当的凯瑟琳·德纳芙似乎在家抠脚喝茶的时间比较多,毕竟她自己也坦言每年只用一半的时间来工作,剩下的时光变身为gossip 大妈关心影坛大细事。

gossip德大妈(左)和于少女(右)

可能是关心则乱,德纳芙最近因为联名签署了批评好莱坞反性侵活动的公开信,被推上风口浪尖。

公开信主要抨击了这场活动的“快速正义”和“道德连坐”,德纳芙们认为“这场自由的演讲开始违背了自我,人们在被恐吓得用正确的方式说话”。作为女性,她们也“不认为自己是这样的女权主义:在揭发对权力的滥用之外,达了仇恨男性和性的地步”。

被誉为“欧洲第一美人”的神颜

不过,由于一些言论的争议性——如“强奸是犯罪,但笨拙的勾引不是犯罪”、“要捍卫人们求欢的自由”,以及猪队友的放飞自我——签署人碧姬·莱尔发言称“女性可以在强奸中获得高潮”,公开信收到了很多很坏的评价。

法国女权主义者卡罗琳·德·哈斯称她们“利用知名度对性暴力轻描淡写,蔑视数万可能正在遭受这些的女性”;《纽约时报》担忧她们的做法会让性骚扰受害者们“成为永远的受害者”;前法国总统候选人Ségolène Royal更是直接哀叹“我们伟大的德纳芙这么做真是太糟糕了”。

年轻时的德纳芙

面对舆论逼宫,我们的“法国影坛第一夫人”纹丝不乱,很快以个人名义发布公开信,向“可能冒犯的性骚扰受害者”道歉,但“不会改变立场”。

德纳芙表示,原文并没有一处是在美化“性骚扰”,而某些言论(指碧姬·莱尔)比“比直接朝强奸罪受害者脸上吐口水还要恶劣”。她坚定宣言有其价值,提醒大家对团体性的暴力审判保持警惕,以免造成“对艺术的清洗”。

同时,面对战略性支持她的保守党,德纳芙毫不留情地与之划清了界限,她说:“我不会被愚弄,不会感激他们,更不会与他们成为伙伴”,她还说,“我是,并且一直会是一名自由的女性”。——其逻辑之清晰、立场之坚定,直教人感叹“gossip 大妈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”。

“糊弄我?没门儿。”

毕竟早在1971年,德纳芙就与西蒙娜·波伏娃等人一起签署了“保卫堕胎权利、呼吁堕胎合法化”的宣言,是最早站出来为女性争取权利的名人之一。

而她所强调的“自由”,也的的确确贯穿了她的艺术和人生。

德纳芙(左)与波伏娃(中),最右边那个暗搓搓的男人是萨特

?

德纳芙是履历最扎实的法国演员之一,参演作品曾二获金棕榈(《瑟堡的雨伞》《黑暗中的舞者》),一擒金狮(《白日美人》),她本人也两封“法国奥斯卡”恺撒奖影后(《最后一班地铁》《印度支那》),一获威尼斯电影节最佳女演员(《凡多姆广场》),还凭借着外语片拿下奥斯卡影后提名(《印度支那》)。她出演的作品超过一百四十部,时间跨度五十余年,是法国影坛宝鼎华盖的常青树。

而跟她合作过的名导,包括且不限于路易斯·布努埃尔、罗曼·波兰斯基、特吕弗、雅克·德米、马尔科·费雷里、拉乌·鲁兹、and菲利普·加瑞尔——俨然一本作者导演手册。这帮家伙不是刺儿头,就是个性艺术家,剧组都不那么好进的。

德纳芙获戛纳终身成就奖,非常母仪天下

德纳芙凭啥搞掂这帮人?因为她美?当然她确实很美,《瑟堡的雨伞》里她不到二十岁,观者无一不感叹她的天人之姿。她的美里有种雍容的贵气,这种气质,让她年岁渐长也别有一番醇香。

《瑟堡的雨伞》中惊为天人的德纳芙

可仅有美是不够的。德纳芙不止美,而且没有美女包袱,在那个近乎疯狂的艺术自由年代,她始终勇于尝试各种“对美女不利”的角色。

再来一张《瑟堡的雨伞》动图

1965年,德纳芙不到22岁,在波兰斯基的《冷血惊魂》中饰演一个精神有问题的少女。镜头毫不避讳地怼到她脸上,拍下状态不那么好的皮肤,也捕捉精神上的扭曲和崩溃。她冷淡的美貌,和角色内在的癫狂,撕扯出强烈的戏剧张力。

《冷血惊魂》中的疯狂少女

美,一直是电影中的重要符号,有时是用来供奉的,有时是用来破坏的。

德纳芙24岁出演了布努埃尔的《白日美人》,便被同时赋予了这两种状态。

《白日美人》,高贵的受虐狂

片中,她饰演一位上流社会的贵妇,家境殷实丈夫英俊,但她无法从单调的家庭生活中获得满足,每个下午都跑到妓院卖淫,被“誉为”白日美人。

她有着强烈的被虐倾向,但高贵的气质却从不弱化分毫。布努埃尔的镜头膜拜她的美,她一丝不苟的金发和希腊神像般的神情,可下一秒,人们却发现她双手缠起吊在树上,被人往清白的脸上扔泥巴,神情倨傲而享受。

感受一下这种矛盾统一

这还不是德纳芙最大胆的尝试。

跟着马尔科·费雷里拍《丽莎》时,德纳芙主动对导演说“既然我扮演了妓女的角色,就让我继续扮演狗的角色吧”,于是她成了为讨男主角欢心,不惜戴上狗项圈跪下舔他手的女人,并且,她也能从中“扮狗”中获得满足。

跟着疯子导演马尔科·费雷里拍的《丽莎》

同是布努埃尔的《特丽丝塔娜》中,她扮演一名被侵蚀被玷污的女人,因病致残后,她站在高高的窗台,脱掉上衣,向哑巴少年展露自己的身体,嘴角挂着可怖的微笑。

布努埃尔对这一幕的处理甚至让希区柯克嫉妒不已

拍安德烈·泰西内导演的《夜夜夜贼》时,德纳芙已经五十多岁,她饰演了一位中年女同志,和小自己几十岁的女学生有着大胆演出。

《夜夜夜贼》,德纳芙尝试了女同角色

德纳芙从不担心这些话题性角色可能带来的丑闻,在她看来,丑闻和争议也是生活的一部分。

德纳芙认为,这些角色只是看起来奇怪,本质上和其他角色没什么区别,出演这类角色也不是她的怪癖,而是取决于剧本的优异。

德纳芙一直都具备这种“疯狂基因”

谈到自己的表演心得,她说:“(与这些导演合作时)你的表演必须放开、收放自如并且毫无顾虑”,“我和角色关系建构在你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精神状态上”。她总是不带目的地去塑造角色,让表演更为丰富、多义,延展出深邃的空间。

德纳芙对待表演的态度相当开放

正是这种开放性的自由表演理念,让她成为名副其实的“名导收割机”。

特吕弗说:“凯瑟琳不是花。凯瑟琳是个花瓶,里面插满了观众献上的花。”但她本人对自己的评价是“一张白纸”——所以能够容下任何的词与句。

来来,大家一起献花

?

都说艺术家的艺术人格和真实人格是相通的,德纳芙也不例外,“自由”同样是她感情生活的注脚。

她15岁交了个左派男友,推崇社会主义,拒绝服兵役,还是个影迷,他带着德纳芙第一次去了法国电影资料馆。

少女德纳芙

与他分手后,17岁的德纳芙与“法国情圣”——导演罗杰·瓦蒂姆坠入爱河,并在分手后为他生下了一个孩子,20岁成为单身母亲。

22岁,她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踏入婚姻殿堂,男方是英国摄影师大卫·贝里。这段婚姻持续了七年,两人和平分手。

德纳芙与罗杰·瓦蒂姆

28岁,她深陷于一段不被祝福的婚外情

欧洲第一美人对性骚扰的态度彪悍

,对方是意大利国宝级演员马塞洛·马斯楚安尼。

她为他生下第二个孩子,成为两人爱情的宝藏。这段不伦恋只持续了四年,但马塞洛1996年去世时,她和女儿始终守护在他身边。

德纳芙与马斯楚安尼,她一生中最刻骨铭心的爱情

她总是热烈投身于爱情,不在乎外人的眼光,也不寄望婚姻的约束,认为那是“过时的陷阱”。当有人问她“更喜欢主动去爱,还是享受被爱的状态”时,她毫不犹豫:“去爱。”

?

如今德纳芙已经年过七十,看上去就是一个慈祥、散漫、又很会打扮的老太太。

她从不为年龄烦恼,认为“谁要是在岁数上遮遮掩掩,一定活得很糟糕”,她也不喜欢为明天打算,“我没有作长远计划的能耐,永远都活在当下”。

当然,也还是一个很美很有气质的老太太

不过,恣意潇洒不代表她就退休赋闲。

这次的声明和每年稳定的影片产量都在提醒我们:你大妈永远是你大妈,哪怕她老了、胖了、看上去只适合当国宝吉祥物了,一出场还是能抖你三抖,震他两震。

德纳芙:老娘就是slay

作者| 大齿膏;公号| 看电影看到死

首发| 枪稿;转载请注明出处

相关Tags:

为什么盆腔炎会小腹痛
新生儿感冒了怎么办
蝎子价格

猜你喜欢